從 民數記九章曠野裡的雲柱火柱 看 '聖靈的引導'

   

9:15 立起帳幕的那日,有雲彩遮蓋帳幕,就是見證的會幕;從晚上到早晨,雲彩在帳幕上,形狀如火
9:16 常是這樣;
白晝雲彩遮蓋帳幕,夜間形狀如火
9:17 1
雲彩幾時從帳幕收上去,以色列人就幾時起行雲彩在那裏停住,以色列人就在那裏安營
9:18 以色列人遵耶和華的吩咐起行,也遵耶和華的吩咐安營;
雲彩在帳幕上停住幾時,他們就住營幾時
9:19
雲彩在帳幕上停留許多日子,以色列人就遵耶和華的吩咐不起行
9:20 有時
雲彩在帳幕上幾天,他們就照耶和華的吩咐住營,然後照耶和華的吩咐起行。
9:21 有時從晚上到早晨,這雲彩停著;
早晨雲彩收上去的時候,他們就起行。或者白晝夜間雲彩都停著;雲彩收上去的時候,他們就起行
9:22
雲彩住留在帳幕上,無論是兩天,或是一個月,或是更長時日,以色列人就住營不起行;但雲彩收上去的時候,他們就起行

   

聖靈的引導

說明

內外雙方
的引導

火柱在中間,雲柱在周圍。他們可以從火柱,得到心中的光亮、火熱,藉此學習神的聖潔;又從雲柱,得到神的保護圍隨,可以免避太陽的炎熱。這兩樣正是在主自己身上確切的實驗。耶穌就是世上的光,跟從他的就不在黑暗裡走,必要得著生命的光;他也是我們的蔭庇,使我們在他的蔭下得著休息

晝夜合時
的引導

雲柱火柱,本是神顯於我們的表記。在夜間黑暗中,就用火柱;在白天日光下,就用雲柱;他真是我們隨時併合時的引導主顯現於我們,當是正合乎我們的需要。如顯現於約書亞,則如大軍的元帥(書5:13);顯現 于東方博士,則藉天空的明星;顯現于古聖亞伯拉罕,則為尊貴的客人;顯現于童子撒母耳,則用溫柔的言語。神顯現于我們,常是適合人的情況與需要,而隨時變通

前後兩面
的引導

雲柱火柱,對於以色列的關係,顯而易見的,可說有三樣:一即引導,二即光照,二即護衛。這三樣合起來,無非是神特別的引導,其光照固然是為引導,其護衛亦無非為引導。既引導,不能不護衛,不但是常在軍營以上,遮蔽熱烈的太陽,也有時阻礙敵人之進攻,如法老追趕時,雲柱則自前面轉到後面,使法老的軍兵不能迫近。最奇異的,是同時顯出兩方面的效力,在以色列人一方面看是光明,在埃及人一方面看竟成了黑暗。神的恩典對於不信的人,常是變成了刑罰,刑罰固然是刑罰,恩典也是刑罰

行止隨意
的引導

雲柱火柱,引導會眾,或行或止,皆隨神的旨意。人不能說,我們要明天起行,或要後天起行;也不能說我要往東或往西,因為一切行止,完全由於神的指引。“雲彩幾時從帳幕收上去,以色列人就幾時起行,雲彩在哪裡停住,以色列人就在那裡安營。以色列人遵耶和華的吩咐起行;也遵耶和華的吩咐安營。雲彩在帳幕上停住幾時,他們就住營幾時。雲彩在帳幕上停留許多日子,以色列人就守耶和華所吩咐的不起行”。“雲彩停在帳幕上,無論是兩天、是一月、是一年。以色列人就住營不起行。但雲彩收上去,他們就起行。”如此或行或止,皆是由神的旨意,因此會眾不能不隨時警醒,預備遵照神旨往前行

進退無定
的引導

會眾在曠野四十年,飄來飄去往前進又往後退;往後退又往前進,真是進退無定。三十八年之久,好像無所長進,這一切雖是會眾的失敗,卻亦有神的旨意,因為他們或進或退,莫不在神指導之下。會眾或進或退,當時雖莫明其妙;但在神一方面,卻不能沒有適當的原因

始終一致
的引導

那始作善工的主,必要完成這善工神引導以色列人,是始終一致的。雖然會眾多次悖逆,多次強頑,甚至有時真正成了可丟棄的,但神至終不離開他們,倒反藉著他們種種的失敗,成就了神的美旨;終究照著神預定的計畫,引導他們進入迦南美地。我們在這不辨路徑的茫茫曠野裡,亦幸有耶穌是“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”。使我們這些在靈程上奔走的人,決不至半途而廢。惟要時時警醒,聽見吹角的聲音,急速在神旨意裡進行,不久即到迦南美地了

有形無形
永遠的引導

這雲柱火柱,即表明日後聖殿前兩根柱子的實際聖殿原是表明聖會,日後所建聖殿,在殿前有兩根柱子,名雅斤和波阿斯(王上7:21)。雅斤意即“神要作”,波阿斯意即“神有能力”。聖殿之建設,完全是出於神,表顯了神的工作、神的能力。以色列會眾,即神的聖殿,或曰聖會,其發展進行,亦莫不是出於神,由於神,而以神為會中的雅斤並波阿斯。且此二柱亦表明曆世歷代一切為教會柱石者,亦莫不是由神旨、憑神力,方堪為教會柱石哩。

J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