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 '保羅的四次傳道行程' 看 '一個屬靈器皿的歷程'

     

你起來站著,我向你顯現,正是要選定你作執事和見證人,將你所看見我的事,和我將要顯現給你的事,見證出來;我要拯救你脫離百姓和外邦人。”(徒二六16~17)

     

四次行程

論題

說明

第一次

基督
住在我裏面

初期時恩賜的能力遠過於真實的屬靈能力

在頭一次的行程中,很明顯可以看出,第一,在他身上因著十架組織雕刻的工作而產生的真實屬靈能力不大,多半只是靠著恩賜的能力。但是恩賜的能力多半是感覺的成分多於聖靈,且是浮淺的,不夠真實的,一時之間好像很容易能得著果效,但並不是持久的,深入的,且不能引人進入基督的包羅萬有。

環境的支配
遠過於聖靈的引導
一個受差遣的人

在初期時對於聖靈引導的感覺不夠敏銳,主常常是以環境來代替、引導帶著他走路。他不很熟練於受聖靈的引導,神就興起環境來支配他。在我們學習受主引導頭一段的時間中也常是這樣,聖靈常是借著環境對我們說話。雖然跟隨環境的引導在屬靈的境界裏是趕不上跟隨聖靈的引導,但是在一個跟隨主的人身上,絕不可輕忽主借著環境向我們所說的話。我們要讚美主,打擊我們的,常常都是神所使用的,神所安排的。就是因為我們對於主的感覺太遲鈍了,太麻木了,所以主不得不興起環境來說明祂的感覺和心意。

工作的果效只能根據于工人屬靈的度量
一個神的工人

一個工人所做的工,只能根據這一個人屬靈的度量。保羅第一次出去的時候,他自己屬靈的度量還很有限,他所做的工也是浮淺的。今天我們常說,腓立比教會、以弗所教會如何如何,但很少人講到帕弗教會、特庇教會、路司得教會如何。這些都是他頭一段時間做的工,屬靈的影響力是很有限的。

第二次

基督
長在我裏面

聖靈不許、禁止、引導,說出聖靈進一步絕對掌權
一個跟隨聖靈的人

到了第二次出外,顯然保羅這個人進步了。這才是使徒行傳,一直向前!一直進步!頭一件事,引導進步了,那裏說到聖靈禁止,說到耶穌的靈不許,不需要那樣倚靠環境的支配了。他的靈對聖靈的動向已經有相當敏銳的知覺,他的行動進止,已經能那樣順遂的受聖靈的調度,這是一個很大的進步。

人經過聖靈的訓練雕刻而發出的屬靈影響力遠超過恩賜的力量
一個禱告的人

保羅第二次出去做工,不大靠自己的恩賜,乃是靠禱告。到了腓立比第一件事,他是先去找一個禱告的地方,我們到一個地方去做工,常是先看看哪個地方條件合適,做工最便利,哪個地方人最多;保羅不是這樣,他到腓立比先去找到一個“禱告的地方。”他的工作是建造在禱告的根基上的,他的工作是從禱告裏出來的

工作深度的加強
一個建造的人

在這次行程中主借著他建立了腓立比教會,帖撒羅尼迦教會,哥林多教會,腓立比教會是使保羅最感喜樂的教會,是他的誇耀,是他的冠冕。

第三次

基督
成形在我裏面

一個靈界仇敵所認識所懼怕的人

他第三次行程中成了一個為靈界所認識所懼怕的人。祭司長士基瓦的兒子們看見人被鬼附了,就說:“我奉保羅所傳的耶穌,勒令你們出來。”惡鬼就回答他們說:“耶穌我認識,保羅我也知道,你們卻是誰呢?”保羅在第三次行程中,無論到了哪里都引起一個大的搗亂,這是表明整個黑暗權勢都怕他,所以就竭力抵擋,竭力預防

一個向著神的旨意絕對忠誠的人

在第三段行程中,保羅因向著神旨意的忠誠,也證明了他是耶穌基督偉大的見證人。他對以弗所的長老說,凡對你們有益處的,我沒有避諱不說的;凡是神的旨意,我沒有避諱不告訴你們的。這是個偉大忠心的見證人。明明知道何者是神的旨意,明明知道有些事是嚴重的關係到主的見證,卻因著懼怕人的緣故不敢做聲,這就叫做避諱。凡在主的旨意上避諱的都不是神真實的僕人。

第四次

在我
活著就是基督

宗教世界

力量與威脅

到了第四次,他再上耶路撒冷去。這次到了耶路撒冷連保羅也軟弱了。哦,弟兄姊妹,許多時候,宗教世界的威脅力量比不信的世界還要大,叫人實在受不住。保羅要到耶路撒冷去了,當他去見那些前輩的十二使徒和眾長老,老雅各說話了:“兄台,你看猶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萬,……都為律法熱心。(可惜)”哦!這時的耶路撒冷,不曉得墮落到什麼地步了,好幾萬神的兒女竟都為著律法大發熱心!

一個在鎖鏈中尊貴的人

保羅第四次出外,也是最後一次。他到羅馬去了,不再回來了。耶路撒冷完了,保羅離開了。慢慢彼得也受引導離開了,約翰也往外去了,屬靈的人紛紛都離開了耶路撒冷,耶路撒冷的光景再沒有轉機了。哦,第四次出門,保羅這個人達到了高峰,和前三次又不一樣了,這時的保羅乃是一個在鎖鏈中顯出尊貴,在卑微中彰顯諸天權柄的人

一個在卑微中帶來諸天權柄的人

他是個囚犯,押在一隻船上,所有的人地位都比他高,他帶著鎖鏈,但是到末了,連百夫長都服了他。船遇著大風浪,所有天然的人都站不住了,這時保羅就站起來,帶著鎖鏈,安慰大家,他說:“各位請聽,我所事奉的神,昨天晚上差遣使者站在我的旁邊,把這只船和你們所有的人都交給我了。”這個囚犯的口氣好大,這是在鎖鏈中顯出尊貴的人。然後他又在卑微中顯出諸天權柄。保羅那種安息,神聖屬天的表現,成了眾人一個極大安定的力量。弟兄姊妹們哪!這叫做屬天的權柄,叫人不得不服。

一個基督的活見證人
一個奧秘的神人

後來到了岸上,那一班土人看到保羅後,他們說了四個字:“他是個神。”這充分說出,這時的保羅已經成了一個豐滿的神人,完全把神顯出來了。弟兄姊妹們,屬靈的事情太偉大了,一個人竟然被人說他是個神,這是何等的境地!

一個
見證神的國之人

到了羅馬,保羅住在自己所租的房子裏面,受人棄絕,被人譭謗。來找他的人說,他所傳的這個教門是到處被人譭謗的,正如主耶穌降生的時候,老西面也是說祂要成為譭謗的話柄。主的名字就是人譭謗的話柄。保羅也是這樣,譭謗中、棄絕中、痛苦中、損失中、孤單中,他一點沒有淒慘的味道,不抱怨,不訴苦,卻是在寬大的胸懷中接見所有來找他的人,談論神國的事

     

* 請參照   書報-聖靈的水流 聖靈水流向前的關鍵是集中在一個屬靈的人身上

全站熱搜

J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